<del id="jt1lb"></del><strike id="jt1lb"><dl id="jt1lb"></dl></strike>
<span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span><strike id="jt1lb"><video id="jt1lb"><ruby id="jt1lb"></ruby></video></strike><th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th>
<ruby id="jt1lb"><dl id="jt1lb"><del id="jt1lb"></del></dl></ruby>
<th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th>
<progress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progress>
<th id="jt1lb"><dl id="jt1lb"><strike id="jt1lb"></strike></dl></th>
<strike id="jt1lb"></strike>
<th id="jt1lb"><video id="jt1lb"><th id="jt1lb"></th></video></th>
<span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span>
<th id="jt1lb"><noframes id="jt1lb">
<strike id="jt1lb"><dl id="jt1lb"></dl></strike>
<th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th><th id="jt1lb"><video id="jt1lb"><span id="jt1lb"></span></video></th>
<span id="jt1lb"></span>
<th id="jt1lb"></th>
<span id="jt1lb"></span>
<span id="jt1lb"></span>
<th id="jt1lb"></th>
<progress id="jt1lb"></progress>
<span id="jt1lb"></span>
<span id="jt1lb"><noframes id="jt1lb"><strike id="jt1lb"></strike>
<span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span>
<noframes id="jt1lb">
<th id="jt1lb"></th><th id="jt1lb"></th>
<strike id="jt1lb"><dl id="jt1lb"><ruby id="jt1lb"></ruby></dl></strike>
<th id="jt1lb"><video id="jt1lb"></video></th>
<strike id="jt1lb"></strike>
<th id="jt1lb"><dl id="jt1lb"></dl></th>
<span id="jt1lb"><video id="jt1lb"><strike id="jt1lb"></strike></video></span>
<th id="jt1lb"></th>
<span id="jt1lb"><dl id="jt1lb"><strike id="jt1lb"></strike></dl></span>
028-61039091
尼泊爾經典ABC徒步及攻略
黃芳媛 2017-10-31 18:23
225瀏覽 225評論

總所周知,尼泊爾許多地方的自然風光堪稱世界之最,地球上最高的山峰幾乎都在這里——世界上10座最高的山峰中有8座在尼泊爾境內。在山區飛行可能會俯瞰到壯觀的景色,但試想一下,當你在這一個明媚的早晨一覺醒來,看見一座海拔8000米的山峰高聳在你的眼前,將會是怎樣一種感覺?呼吸這來自大自然的新鮮空氣,還有什么能夠如此媲美呢?



而要感受如此的美,徒步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選擇,因為這是一個有著“徒步天堂”之稱的國度。值得推薦的經典ABC POONHILL徒步路線,因為那是一個即使再見也不愿醒來的美夢。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也許以后都不會做了。



來吧,追尋自己的夢想,挑戰自我的極限,發掘內心的激情,開啟絕對不能錯過的夢幻天堂之旅。







其實,不得不說,ABC的魅力絕不僅僅是雪山,沿著這條經典徒步路線行走,經常會有當地人扛著重物從你身邊經過,每隔一段距離就會發現很多漂亮的不滿鮮花的可供休息的村莊房舍,請記住,那絕對是比“我想有個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還要美麗的房子。



傳說中的日照金山

【關于徒步行程】

D1 博卡拉打車至NAYAPUL,徒步至ULLERI,1500盧布每車

D2 ULLERI徒步至GHOREPANI

D3 POON HILL日出,GHOREPANI徒步至CHUILE,上午晴天,下午暴雨

D4 CHUILE徒步至BAMBOO,上午晴天,下午大雨

D5 BAMBOO徒步至MBC,上午晴天,下午小雨

D6 MBC至ABC,后下撤至DOVAN,上午晴天,下午暴雨

D7 DOVAN至NEWBRIDGE,上午晴天,下午暴雨

D8 NEWBRIDGE徒步至NAYAPUL,班車至博卡拉





【關于簽證和匯率】
尼泊爾簽證比較容易,中國大陸有三個尼泊爾大使館北京,上海,拉薩,還有一個香港大使館,可以直接到大使館簽證(兩張相片,身份證復印件,申請表),也可以找旅行社代簽,稍微貴點400RMB.人民幣兌換盧比,在樟木的匯率是最高的,加德滿都也可以,博卡拉的匯率要差很多。如果是徒步很少有地方可以換,建議一次性換購徒步所需費用。

【關于尼泊爾旅行的季節】
尼泊爾的氣候為典型的季風型氣候,一年兩季,10月至來年5月為旱季,6至于月為雨季(季風)。秋天(9月到11月)和春天(3月到5月)為最佳時間,溫度合適,能見度高,見到雪山的機率大。一路觀察下來的天氣,早上到中午12點前,天氣非常好,適合拍照,過了中午天就開始變天。一路上大雨、冰雹、大霧、下雪。徒步時間安排,最好是每天6點起來拍照,7點做吃完早餐開始徒步,到下午可以早點住下來,喝茶、咖啡、發呆、聊人生、看風景。

【關于加德滿都到博卡拉】
加德滿都到博卡拉可以坐小飛機或者汽車。小飛機比較昂貴大概60刀左右40分鐘,汽車有分Local Bus大概300-350RS,Tourist Bus價格是500RS,Green Line價格是20美金,一般選擇旅游巴士,行程6-7個小時,去的時候,我們遇到塞車坐了9個小時,遇到尼泊爾罷工有可能停運。如果趕時間,建議坐小飛機。

【關于住宿和吃飯】
徒步ABC Poon Hill已經是非常成熟的路線,沿路住宿設施都很齊全。旺季人多,價格可以和老板砍。一路基本都是MoMo,、Noodle、Fried Rice、Fried Egg、 Tomato沒什么好的飯菜,特別油水不夠,而且越往上越貴。建議帶罐頭、榨菜、牛肉干等自己吃飯加菜;山上的開水也是要錢的,建議帶上爐頭,自己煮水,可以省下不少錢。

【關于辦進山證和背夫】



徒步之前需要辦兩個證,一個進山證(Entry Permit),一個登山證(Tims),前面的須繳費2000RS,后面的是1000RS,可以自己去辦理,也可以交給當地的旅游代理公司或者背負辦理,準備好照片和錢就行。



進山證可以在加德滿都旅游局辦理也可以在博卡拉辦理,但登山證似乎只能在博卡拉辦理(印象中,可能不一定準確,但我是如此辦理的)。

如果是帶很多東西進山,可以請背夫,最后是在正規的旅行社或者客棧找,這樣一來可以避免萬一途中發生沖突,有投訴的渠道,背夫也比較專業懂得多點英文,既能背東西也能當向導;一般2人請1個背夫就足夠,價格800-1000RS/天,不用負責背夫的食宿,背夫的吃住都是免費的,實際費用都算在我們身上,羊毛出在羊身上,這是潛規則。
關于是否讓背夫幫忙找住宿吃飯的問題,網上也是眾說紛云,我的想法是應該讓背夫幫忙,即便有回扣也不會很多,而且跟他們搞好關系對自己的徒步旅行也有幫助,別為了那點小錢把自己的人都丟了,畢竟他們賺的也是辛苦錢。

【關于旅行安全】

我們爬了很多高山和走過數不清的崎嶇的山路,雖然很辛苦但樂此不疲,這些活動著實很危險,所以建議小伙伴出行的時候還是買一份美亞白銀,http://t.cn/RfStV2y就帶緊急救援的這種,萬一在山上出現事故,也能即時脫險,不僅是這樣,萬一有個頭疼腦熱的情況,美亞白銀的醫療保障是10萬元,還有隨人物品丟失和飛機延誤等保障,這些相對來說很全面的!買旅游險已經是一個習慣了,這不僅對我而言是一份人身和財產的保障,對家人也是一份責任!

【關于睡袋和防曬霜】
睡袋必帶,越往上特別到MBC/ABC越冷,要兩張被子幾乎不可能,防曬霜也是必須的。



Nayapul(海拔1070m) — Birethanti(檢查站,蓋章)— Sudam— Hille — Tirkhedunga — Ulleri(海拔1960m)總體徒步時間大約4.5小時



激動人心的一天終于到來,差不多五點多久起來,在費瓦湖邊逛了一會,吃了早餐,與背負碰頭,整理好行裝,打車1500RP每車直奔NAYAPUL,也有班車可以到達,250RP一人,只是懶得找了,如此激動人心的一天,可不想被什么掃了心情。



一場關于雪域之巔的徒步之旅,一場關于尼泊爾人文的紀實之旅。



我們雇請的背負,負責幫我們背負重裝,費用是10美金一天,當然這要看行李的重量以及還價的本身,在徒步過程中我也遇到很多背負沒我們多但費用卻比我們多的,有12美金的,也有15美金的。背負在當地很容易找,不需要提前預定或通過旅游公司找,那樣反而費用貴,作為一個勞動力極度過剩的國度,最不缺的就是人力了。當然在徒步結束后如果對他們的工作感到滿意要適當給些小費的,畢竟他們賺的也是辛苦錢,人心也都是肉長的,對于旅行的人來說應該也不差這一點錢。



從這里正式開始為期8天的經典ABC徒步之旅,其實原本計劃是9天,畢竟風景是要用心去欣賞的,不是走馬觀花的,后來覺得山里太苦又沒啥好吃的兩眼餓的直發綠光就提前一天出山了,但后來經驗總結告訴我們,這樣是絕對不對的,至于理由,各位看官不要著急,聽我慢慢道來。



途中遇到牛人背夫,只能說賺錢不容易啊。其實這里也是進山的檢查登記點,因為進山證是有時間要求的,如果你在規定的時間內沒有出來注銷你的進山登記,那在官方看來你可能是遇到了危險,這樣他們就要派出搜救隊伍去找你,當然,他么是否真的會派出隊伍就不得而知了。



先前在網上搭的驢友,來自上海的童童和來自廣州的雷雷小妹妹,別看年紀小,走過阿里的岡仁波齊,戰績赫赫,體力非凡。當然如果要跟貓叔比,那差距還是相當的大的,哈哈哈。



我們雇請的另外一個背夫,別看瘦骨嶙峋的,背起我那70L的大寶走起山路跟玩似的。



一路上都會與生活在大山里的人擦肩而過,感覺這也是ABC最吸引我的地方,除了看盡最美的雪山風景,也深刻感受地方人的生活風俗。



山道崎嶇難行,多處塌方,好在第一天的難度不大,讓我這種慢熱型的可以好好熱身以迎接后面更大的挑戰。



上山下山,其實在徒步沒開始多久已經極度的艷羨這些出山的人了,已經開始努力想象8天以后自己出山會是怎樣的一種心情,畢竟一路曝曬,加上我背起夏哥60L的包,內心已經開始打起小算盤了。



沿途遇到的馬幫。從Naya pul到bazar這段路沒什么難度,大部分都是可以行車的土路,痛苦的是烈日當頭,一路無遮無擋,一行人默默低頭行進。



遠眺大山里的生活。



徒步還不到兩個小時,隊伍已經被拉開很長,而且從照片看夏哥與童童的步伐已經極其沉重拖沓。為什么自詡如何了得的貓叔還在他們后面,因為雷雷小朋友身體出現了些許的不適應,貓叔要發揚下共產國際主義精神的。



對于一路的曝曬,好像一頭咋進河流好好的清涼一下。



調皮的雷雷,不過好在及時的調整了過來,大家還是著實為她捏了把汗。



帥哥,你就不要在誘惑我們了,這么冰涼的河流,即使天氣再熱我們的身體也經不起這么折騰的。



差不多兩個小時后,休息并午餐,開始體會到物價是如何隨著海拔逐步升高的,你都無法想象一聽可樂是如何從50RS變成240RS的,當然這還是ABC和MBC下面的價格,MBC和ABC之上的價格我實在沒有勇氣問了,窮人你傷不起了,但是對于如此的酷熱曝曬,一廳清涼的可樂給予我們的意義更高,當接近筋疲力竭時,回首望去,感慨,買聽昂貴的可樂鼓勵一下自己,著重說明是倆個人SHARE一聽。



不得不佩服老外,人家腰包比我們鼓,但是……也是在這個時候遇到劉姥姥,可氣的劉姥姥,說好跟我一起徒步的,然后又跑去跟別的隊伍,然后又跑過來說我不待見她,回國以后更是沒玩沒了的數落我,傷心。



酒足飯飽以后繼續上路,當然不是酒是可樂,當時從眾人的步伐看并沒有輕松很多。



望著前方陡然上升的山坡,有些人估計要絕望了,加油加油。





到底是年輕人,調整就是快,不似貓叔這么老邁。不過話說,貓叔這個稱號也是在這個時候閃亮登場的,雷雷小朋友有感于貓叔的照顧,就賜了貓叔這個名字給我,我原本叫展辰,經這小丫頭一深加工,展辰,展昭,御貓,貓叔,是不是很有邏輯啊?





沿途經過的不滿鮮花的美麗村舍,當然可能照片沒有體現出那種靜溢世外超凡脫塵的美,但肉眼看去,那絕對是比“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更加讓人期待。



苦行中結成的友誼讓旅行升華,令人更加回味與珍惜,并在旅行結束后長久記憶,變成一輩子的財富。



如何漂亮的房舍,是不是已經不想走了?幻想一下,躺在二樓陽臺的搖椅上,曬著懶懶的陽光,前方是雪山,早晨是日照金山,傍晚是萬千紅霞,膝蓋上攤開一本書,閉上眼睛,耳朵里飄起音樂……







如此干凈漂亮的房舍,連童童和雷雷都心動了,但是不行,我們的目標還是前方,繼續繼續,前方又更美的風景等待著我們呢。



途中遇到的少數名族,據說這里生活著很多很多的民族,很難想象。



貓叔討厭,不要晃了了了了了!!!!!!!!!!!!!!



迷人的自然風光。





遇到來自首都北京的朋友,是不是察覺到了貓叔的鏡頭所以才如此豐富的面部表情,還好她一直在享受這樣的苦行?



兩位美女已經被連續不斷階梯上坡路整懵了。



從服飾上似乎和剛才的那位大嬸分屬不同的民族,喜歡這樣的民族多樣性。



遠眺,驚嘆于山里人的智慧與勞動創造力。





我一直如此鼓勵雷雷小朋友,妹啊,加油啊,十秒之內追上叔,叔贈送香吻一個,十九八七六五四……數到小數點后面不知道多少位,妹還是那樣亭亭玉立,一步也不愿意挪動。



我跟雷雷小朋友說,如果背夫不是安排我們今晚在此休息我就跟他拼命,結果啊,今天終于可以休息了,不用在走路了。





發現遠處云霧繚繞的雪山,這是第一天徒步至今看到的第一座雪山,盡管叫不出名字,但是心里那叫一個高興啊,如此辛苦也值當了。



吐槽一件特不開心的事,在山里洗熱水澡是極不容易的事,我看太陽還有點高,日落還有點時間,擔心等會就沒有熱水而且要排隊就早早跑去洗澡,盡管洗澡也只是三下五除二簡單了事,但等叔洗好澡出來,西邊的天空連個光的影子也沒有了。



西方云霞漫天,月亮早早爬上山頭,如此靜溢的夜空下,拖著疲憊的身軀,美美的入眠。



Ulleri(海拔1960m)— Banthanti— Nayatahanti—— Ghorepani(2750m)總體徒步時間大約5小時



你好,陽光!新的一天,感覺又是滿血復活了。



睡夢中被一陣陣喧鬧聲吵醒,其實也不能說是喧鬧,聲音聽起來很是整齊、清澈并且歡樂,只是對于睡夢中的人來說一切聲音都是噪音,即使貝多芬與莫扎特的音樂也不例外。非常無奈的起床,推開門,耀眼而明媚的陽光,湛藍的天,遠處的雪山一覽無遺,頓感精神百倍,活動一下筋骨,并未感覺酸痛或不適,啊,多么美好的一天。



順著聲音的方向發現了他們,聽起來像是在唱贊美詩,以為是學校,但心想學校沒可能這么早就上學啊,后來劉姥姥告訴我是這是一所孤兒院,他們是一群孤兒,這才想起房子門口的貼告欄貼有這些孩子的照片以及孩子的一些基本情況,想是希望有好心人認領吧。



看著他們如此專注的功課,多少心里會有些心酸,不忍在看去悄悄推開,心里為他們祝福,希望他們有更美好的明天。





回到旅行的心態,房舍周圍布滿了各式各樣的鮮花,呼吸這新鮮空氣,旅行的感覺真好。



只能說,小眼睛的男人你傷不起啊。



迎著明媚的陽光享受早餐,生活真是美好。



開始繼續旅程,今天又是最后一撥上路的隊伍,同住一個客棧的其他幾撥人早不見蹤影了,哎,咋說呢,有美女的隊伍,你懂的!



途中遇到倆個可愛的小蘿莉結伴上學,歡樂的奔跑在山路上。



大山里的生活,其實我想快樂或幸福應該跟簡單無關。



兩位工人在用較為原始的施工方式鑿石鋪路。



給我的第一印象不是他背負的包裹多有沉重而是他臉上揮汗如雨,生活的不易。



由于天氣炎熱,加上又是一路上坡,走不了幾步就汗流浹背,需要休息。好在一路上有許多這樣供休息、吃飯、住宿并且帶有如此獨特視角的觀景臺的停靠點,享受大自然的同時又能很好的勞逸結合。



途中遇到的一牛人,感覺應該是專業練體育的,在崎嶇難行的山道上健步如飛。



路邊的大波斯菊恣意的綻放,在此印證了經典ABC徒步路線的美與誘惑力,漫步在一條鮮花遍地、雪山環繞的醇美畫卷里。



小丫么小二郎,背起了書包上學堂,不怕那風吃……一不小心就唱上了,都要乖同行的三位走的太慢了,害我一路等,走起來也是不著不及的,真心說實話,經過昨天的熱身,叔今天老在狀態了,上坡都是一路帶小跑的,一不小心就把她們三個甩的無影蹤,然后只能極不情愿的慢慢的、再慢慢的等著他們,老不帶勁了



雷雷小朋友今天的狀態很是不錯,緊跟在叔后面。



第一次見到如此霸氣側漏的女背夫,而且還是穿著脫鞋,一路上我無數次的超過她,也無數次的被她超過,畢竟對于我來說是玩樂,而對于他們來說是工作也是生存,畢竟持之以恒不能松懈。



妹啊,麻煩你快點啊,叔等你等的心都碎了。



清澈的山泉,好像脫光了跳下去裸一把。





終于在這個地方趕超了瘸腿哥和二姐他們,據瘸腿哥說而且光帶的化妝品就有三大包,都在可憐的介么包里背著,做男人不容易啊。



走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后在此休息午餐。雷雷小朋友馬上又滿血復活了,不得不說,年輕就是好啊。



妹啊,拿著這么高檔的相機怎么連個構圖都把握不準啊,看叔的。



酒足飯飽之后繼續上路,當然這里沒有酒,對于我們來說可樂比比酒更加珍貴也昂貴,而且是越往上越貴,叔快要連可樂也喝不起啊,午餐還是和雷雷小朋友SHARE的一聽可樂。



ABC的魅力不僅在于絕美的自然風光與人文風景,也在于你可以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在每一次停歇的地方都是一處絕美的觀景臺,一所比“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還要漂亮百倍千倍的房舍。



妹啊,快坐到叔的掃把上來,叔要帶著你直接飛到目的地去。





可惡的妹,每每遇到這種小清新就把叔無情拋起了。



快點,趕緊的跟上,讓你坐上叔的掃把跟叔一起飛你不聽,你看叔飛的多快啊。其實到這個地方已經算是接近今天的目的地啊,在這里檢查完登山證就可以直上GHOREPANI了。



大山里的生活。



最最原始的碎石施工,一群人圍坐在一起用小榔頭一個一個砸,砸到何年馬月哦。



終于上到GHOREPANI了,這里的海拔差不多在2600到2700之間。



當看到一大群圍著這個觀景臺吃飯的時候叔就決定要住這家GUESTHOUSE了。沒想到剛進門就看到劉姥姥端著一盤西紅柿炒雞蛋,說是特意為著我留的,是劉姥姥跟老板好說歹說才同意使用廚房自己動手的,能吃到如此熟悉的味道不容易啊。加上縱人一旁起哄,還說什么是劉姥姥親自下廚的,什么跟什么嗎,老劉親自下廚是沒錯,但明明是老劉吃剩下的,還說什么專門留給我的。說來老劉的隊伍速度還真是快,早上先我們一個多小時出發,中午她們沒有午餐直接殺到這里,等我趕上的時候,她們西紅柿炒雞蛋都搞好了。其實這個時候才下午二點半過,想來第一天第二天的路程完成可以并作一天達到,然后明早直接上POONHILL看安娜普納日照金山,對于以后準備去的體力超強的牛人可以做個參考。



趕緊的下個澡,不容易啊,兩位女娃居然主動讓賢讓我先洗,其實明明是他們此刻連洗澡的力氣都沒有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而已。



到底好妹年輕啊,不管什么角度照片里都透著一股清澈,不像叔,不管怎么刷綠漆都難以掩蓋其寂了的滄桑感。



幾個人坐在觀景臺享受陽光欣賞風景,遠處是安娜普納群山,可惜若隱若現在云霧里,劉姥姥說早到一個小時遠處群山一覽無遺,瞬息萬變啊。



妹啊,沖著你今天為個小清新就無情把叔拋棄的份上趕緊過來給叔錘錘腿,好好錘哦,不然這事可沒完呢。



害羞的劉姥姥,其實認識也好多年了,一起走過很多東西,09年的云南、西藏,10年的內蒙額濟納,11年的亞丁丹巴,然后是尼泊爾,每次都是說沒計劃要跟著我,每次都是跟著跟著就很多計劃了,每次還老冤枉我,像這次說好跟我一起ABC,先是在加德滿都碰頭,結果她直接到了博卡拉,又找了其他的隊伍一起徒步,說是不想走八天的,然后回國后又抱怨我不帶她走八天的,好人不好做啊。





夜幕以后眾人才感覺到疲憊,可惜如此星空下又不想早早睡去,晚飯后眾人圍著火堆烤火,外面風呼啦嘩啦的聽著都覺得冷不想出去,雷雷叫了我好多次我都沒有出去,后來準備睡覺的時候出去抽了跟小煙,沒想到外面的星空如此之美,嘗試著用手動模式拍了幾張,很難表達出當時的那種震撼與純粹,但作為當時的自己已經感覺很是滿足,如此美妙的星夜,晚安。期待明天的日照金山。



晚安,美麗的夜!



Ghorepani(2750m)—— Poonhill(3210m)— Ghorepani— Banthanti — Tadapani-Chuile 徒步時間7.5小時



為了欣賞如此壯美的日照金山,早上四點多就起床迎著凌冽的寒風爬山。盡管GHOREPANY到POONHILL山頂只是海拔三百多米的落差,但卻耗費了近一個小時,一方面是因為摸黑,另一方面也是上山的人太多,山路又非常陡峭濕滑,攀爬起來非常的吃力。坑爹的是,夏哥一起鼓吹山上如何如何的冷,所以我把所以的衣服都穿上了,比我上ABC穿的還多,結果爬上的過程一直出汗,渾身濕透又不敢脫,爬起山來更是吃力。當然也是非常慶幸,因為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如此壯美的日照金山,甚至在出發前還在猶豫要不要去,好在人品及時爆發,看到如此壯美的景致,不虛此行。



當太陽還在地平線下,遠方的天空還有些朦朧,我們也未從早起的貪睡中緩過神來,安娜普納的峰頂卻已經被不知道哪來射來的光染成金黃,未被照到的部位呈淡藍,與背后的天空渾然一體,使人產生一種幻覺,仿佛是金山飄浮在空中。



太陽漸漸升起,陽光暖暖的照射在早起的游人身上,一片歡呼雀躍。很難用語言來表達心中的那份激動與興奮,像個孩童一般喜悅溢于言表,盡管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壯美的日照金山。記得第一次知道日照金山是在06年夏天CCTV錄制的《完美假期》之梅里雪山,第一次見到日照金山是在09年9月梅里雨崩;第二次見到是在10年2月的峨眉金頂看貢嘎雪山;這是第三次,尼泊爾ABC經典徒步路線的第三天,POON 
HILL,Poonhill山頂的高度是3210米,遠處金山即安娜普納群山的高度在大都海拔七千米以上,有的高達八千米以上,無法想象的壯美與震撼心靈。



看太陽從喜馬拉雅山脈升起,感受日照金山的絕美震撼,我想這應該就是很多人選擇去如此窮困的尼泊爾旅行的絕對充分且的理由。



我想她此時的心情也跟陽光一樣,逐漸被照亮,生活的困苦被忘卻,盡情享受旅行,盡情享受生活。



剛開始是一個個金色小點,或者一絲金色浮線,慢慢地,小點越來越大,漸變成山角,慢慢地,一個個山角又彼此靠近,連接成橫巒起伏的金山。



親情或者愛情無法猜測,但臉表流露出的幸福卻讓我知道這一刻是值得珍藏一身的美妙記憶。



每個人都爭相記錄這一完美時刻,并引為驕傲。









各種喜悅、歡騰以及交流,完全感覺不到任何國界、語言及膚色人種的障礙。







和朋友一起旅行,與朋友一起分享旅行中的快樂以及奇聞趣事。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阿,又學了一個新的臭美造型,比我的經典十字造型洋氣多了,趕緊記下來。







在POONHILL山頂待了一個多小時后便開始回撤到GHOREPANY,因為肚子一直在咕咕的交換著。端坐在GHOREPANY最美的觀景臺享受著美味的早餐,盡管食物很是簡單,只有煎蛋、玉米餅和咖啡,但身處如此美麗的景色中,心情好,胃口好,什么都好。



早晨的安娜普納群山一覽無遺,并且可以清晰的看到八千多米的雪山高峰飄起的奇云。



享受如此美麗的早晨,享受如此美麗的人生。也許某一天回憶起這段人生,我想我會感覺到充實和滿足。





又是最后一個出發的隊伍,有美女的隊伍,你懂的,甚至很難想象的是比瘸腿哥的隊伍還晚出發半個小時。而且一出發就是接連上坡,加上頭頂炙熱無比的太陽,看夏哥的表情就知道,近于脫力。



海拔原來越高,景色也愈來愈壯美,對于我來說,整個人也變得極度興奮,體內的小宇宙充分爆發,神行百步,被瘸腿哥、二姐等親切的稱呼為“肌肉哥”。





為雷雷量身打造的360度全方位立體化寫真。



對于ABC的美麗與誘惑其實很難用語言去表述,一路上都有這樣用石塊堆砌的用于休息的石凳,石凳看上去有很長很長時間的歲月積淀或者靈魂,喚起自我對于很多年這里發生故事的想象。



哥的棒棒糖在關鍵時候幫大忙了,本來是打算在旅途中分發給小朋友的,結果全給自己解決了,登山徒步的利器啊!



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啊,也許這也是我喜歡大自然的原因吧。



看幾個背夫面不紅氣不亂,在看看雷雷她們,勞動人民真光榮啊。



接下來開始一路下山,其實很討厭下山路,除了容易傷到膝蓋等原因,對于上山途中,一路下山意味著還要在一路爬回到這樣的高度甚至更高。



蕾蕾小朋友,你是在給叔的棒棒糖做廣告嗎?



習慣了一路狂奔,把夏哥她們甩開很遠,沒想到竟然追上了先我們一個小時出發的劉姥姥。原本劉姥姥計劃今天下山,到下午會分開不同的路然后明天會到博卡拉。可是追上劉姥姥的時候劉姥姥告訴我說他決定跟我一起上ABC了,我說沒有問題。



極其陡峭的下坡路,走起來特別的坑爹。



又碰到這個超強的女背夫,背著這么重的裝備,還穿著脫鞋,竟然走到叔的前面了,這叫叔情何以堪啊。



山澗旁竟然也有壘砌的瑪尼堆啊,好奇于它與藏區瑪尼堆的異同,我想都應該是寄托某種來生的愿望吧。







每個一段距離就有可供休息、吃飯的地方,看著霸氣的老外吃的如此之香,自己的肚子也感覺餓了。











在這家吃的午餐,請一定要記住這家,上菜的速度是極度的慢啊,不夸張的說真的有兩個小時,我是第一個到然后點餐的,然后等劉姥姥他們點餐吃完上路(非同一家)我點的食物還沒做好,等瘸腿哥他們到達點餐吃完出發我的飯也還沒做好,看著一波又一波的人在其他家餐廳吃完然后路上,我們四個人的心拔涼拔涼的啊。



說實話,感覺體力消耗很快,一頓飯之后走不到半個小時就感覺又餓了,能量被消化殆盡需要重新在補充。雷雷,你也餓了啊,前面的那個可是你喜歡的小清新哦。





這只流浪狗一直跟我們走到TADAPANI,怎么攆都不走,非要跟著。



一段陡上陡下的山路,極其的坑爹。



哥們,你別睡著了啊,小心老虎把你吃了哦。



一撥人剛到來需要休息一撥人又繼續上路,但一直持之以恒不緊不慢的還是背夫,感受生活的艱辛。



一看到上坡的臺階就犯暈,已經成條件反射了。





妹啊,你走的好似悠閑哦。



終于到達TADAPANY,一個休息點也是分岔路口。在這里劉姥姥又說她不跟我繼續上ABC了,臺階路太坑爹了,她要回費瓦湖曬太陽了,善變的女人。



望著未來幾天的徒步路線圖,前進,還是后撤,這是一個問題。



帥氣的尼泊爾小伙,也是劉姥姥他們雇請的背夫。GOODBYE了,劉姥姥了,只能回國見了。



不得不說,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的。當然現在還不到講他故事的時候,拍下照片的時候只是當時云霧彌漫感覺很有意境,也知道馬上就會大雨來臨。



手拿相機的韓國大哥,絕對的無敵神話,未來幾天我們加入我們對于的絕對主力,其實早上看日照金山的時候我的照片里就有他,只是當時沒有注意到回來以后才發現的,在TADAPANI也沒有發現知道此時的第二天下午我們才認識,留到后面再說,趕緊路上吧,大雨就要來了。



世界之巔的雨真是說下就下啊,都不我們打個商量的,而且是一下就忘大了下,我是狠狠的摔了一跤,搞的后面都不敢一路狂奔了。還是背夫厲害,跑的比兔子還快。



照片里看不出下雨,其實當時下了很大的雨,山路泥濘濕滑,走起來非常吃力。



不要被如此美麗純潔的野花所迷惑,其實它更像是罌粟,代表著容易被你忽視的極度可怕的危險,其實背夫在TADAPANI就已經嚴重警告過我們了,只是我當時沒有聽懂那個英文發音像“里脊”的東東是什么,后來才這螞蝗。開始是蕾蕾發現的自己大腿上流了很多血,然后拉起褲子發現好多好的非常非常小的螞蝗,很容易飛忽視,但殺傷力驚人,然后兩個女人就開始沒完沒了的嚷嚷起來,像哭像笑又像鬧,啊……啊…………啊……啊……



一路上都盡量快速通過避免接觸到植被,一路上背夫從童童與蕾蕾的身上抓了不計其數的螞蝗,也在我的身上抓了不少,其實我也是成了驚弓之鳥,也是一驚一乍的,想著那么惡心的小東西爬在你身上還可能鉆到你身體里去,惡心,超級惡心。



雨還在繼續下,但是已經沒法做防雨準備了,而且比起可怕的螞蝗,那點雨算個啥哦,沒人關心雨下的多大,關心的只是什么時候可以盡快通過這個討厭的區域,離螞蝗盡量遠遠的,但總是防不慎防。



我就納悶了,怎么螞蝗就去鉆背夫呢?



從TADAPANI到CHUILE的兩個小時,兩個姑娘估計是都快懵了。



終于到了晚上的休息點,趕緊的脫衣服檢查螞蝗,洗澡時發現身上有好幾條螞蝗在爬,真是惡心,還好及時發現,不然被鉆到身體麻煩就大了。慶幸慶幸,晚上決定買瓶啤酒好好犒勞下自己。然后,差不多在我們洗好澡吃好晚飯的時候,天已經黑透,瘸腿哥他們三個摸黑沒有任何防備的通過螞蝗區來到這里,天啊,他們身上得有多少只螞蝗啊?OH,MY GOD!!!



Chuile— Chomrong(2170m)—Sinuwa — Bamboo (2335m)總體徒步時間8小時



想不起是什么時候醒的,推開門,耀眼的陽光照射在身上,昨天被暴雨與螞蝗折騰的陰霾頓時一掃而光,好想大聲的抒情一番,啊!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臨出發前來個集體照,感覺跟瘸腿哥他們真是不解的緣分,同一班飛機到加德滿都,同一天開始徒步,每天晚上都住同一GH。加油哦,瘸腿哥一隊,今天看誰先到目的地?當然肯定都沒有任何疑問的,肯定是貓叔先到。



望著如此陡峭的峽谷,經過一晚休息與一早太陽積聚起來的小宇宙頓時散去不少,最是討厭這樣近乎垂直的一上一下,極耗體力,盡管大家就是來奔著找虐來的,但也不能這么虐吧。哎,迎著頭皮上吧。



兩個幸福的女娃,叔也真是不容易啊,一路上相機不離手,時快時慢,時前時后,全方位多角度記錄徒步,可是卻沒人幫我拍的。



應該說徒步到第四天,眾人差不多都已進入徒步的節奏狀態。而按原計劃今天是到SINUWA,但是在貓叔的鼓動下,雷雷同我一致意見認為還可以走的快些走到DOVAN。爭執之下也沒有一直意見,最終以“到時在看”不了了之。





徒步沿途有很多這樣雅致的漂亮房舍,布滿鮮花,絕佳的觀景處,很適合小住。



后來我發現很多外國人都不似我等這樣趕時間,他們差不多都是上午徒步,到了中午就會在經過的客棧住下,下午休息,欣賞風景,和朋友聊天,感覺很是悠然自得,真正的享受旅行。



遇到的兩個在溪邊洗衣服的男娃,見我們的登山鞋不方便淌過河就主動搬石頭給我們鋪路,很是感動。



將隨身攜帶的糖果分發給沿途遇到的孩子,是作秀,其實也是感動。



應該說這也是印象極其深刻的一次的旅行。想起前年從云南瀘沽湖徒步到四川亞丁,走了八天,這八天的強度應該說比ABC大很多,但現在想來印象卻沒有ABC深刻,想來是因為這些孩子的緣故,或者是那些沿途所遇到的人的緣故。



大山里的村落,其實可以想象出他們生活是如何的清苦。



最為原始的織布工藝。



努力想象這種其樂融融的生活畫面,其實對于他們來說也許也算不得是清苦,因為他們一輩子都生活在大山,根本無從與她們比較。



叔一不小心來個神行百步就跑了很遠,其實叔感覺自己已經走的很慢了,畢竟雷雷一直跟在叔后面,后面的同志,加油啊!





雷雷小朋友,你是在造型呢還是怕曬呢?



鏡頭沒打開當然按不下快門了,笨!



個人非常喜歡這張,大山里的生活,父子或者爺孫,兩代人的向往,背景是一輩子都難走出去的大山。



高個子的背夫感冒了,這對于我們來說很難理解,但是卻也為他擔心,畢竟要背起我那70L的大包爬升很長一段山路,趁著休息趕緊給他找出感冒藥,希望他可以盡快好起來,不要因此留下什么病根。



又是一段連續爬升,妹啊,加油哦!



不知為啥,老外徒步的背影特別有型有款,看起來就知道經常鍛煉的。



加油哦,雷雷!



回望走過的路,欣賞美麗風景,也為自己感覺自豪。



每每經過村莊都感覺信心,有人的地方會感覺到生氣,也是一種安全感。



差不多三個小時后到達CHHOMRONG。一家與自己同名的飯店,視角非常絕佳度到,在一個拐角處,拐過角正好可以看到遠處山坳里的雪山,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在如此絕佳的觀景臺喝上一杯咖啡,心情會是怎樣的一種爽哦,特別是在爬升了那么高的山路以后。





中午休息享受午餐的地方。



CHHOMRONG的每一家GH都是一個絕佳的觀景臺,CHHOMRONG差不多像一個小鎮,農舍依山坡而建,較為密集,而正對面就是雪山,非常適合享受旅途,可惜下午我們還要繼續趕路,而老外大都就停下休息享受風景享受旅行。



我們吃飯的地方差不多是CHHOMRONG最高的GH,接下來的徒步是一路向下到谷底然后在一路爬升,極為坑爹的一段路。



看著都有些替他們擔憂。



未想到這里也種植稻谷。





知道他們這是在干嘛啊,村里一家人蓋房,然后很多村民一起來幫忙,非常熱鬧的勞作畫面。



男人們負責蓋房,女人們負責將石塊砸成小石子。



一老嫗在種土豆。



未想這種地方也有如此水靈的娃娃,快,誰來把他領走的?





站在對面回望剛剛走過的路,想起那句“蜀道難難于上青天”。





剛才連續的一下一上太過辛苦,趕緊休息一下。



回望CHHOMRONG,一幅桃源村莊的畫面。



天氣變的陰沉,似是暴雨來臨,不敢休息太久,趕緊出發。







看到這樣的房舍真的是不想走了,很想學學老外,好好休息欣賞風景享受旅途,可惜沒有那么多假期,只得繼續上路。







表示日月的字符,不知道代表什么樣的寓意或者神靈信仰。





開始下雨,接下來的一段路走的非常艱難,雨越下越大,布滿青苔的石板路變的濕滑,老以為前方就是SINUWA卻老是走不到,就這樣在雨中煎熬了半個小時才到達SINUWA,衣服已經濕露,一看時間才三點多,后面看不到其他同伴蹤影,前進還是休息,這是一個問題。



半個小時后,雨勢漸小,決定繼續前進,畢竟這個點休息有些浪費,相信后面的同伴在天黑前可以趕到BAMBOO,請SINUWA的客棧老板給后面的同伴留言,告訴他們晚上在BAMBOO匯合。好在這一段路以下坡為主,雖然濕滑但不像上坡路那么艱難。





四點多到達BAMBOO,感覺有些慶幸,剛到達BAMBOO瓢潑大雨就從天而將,已經無法在前進,和雷雷決定再次休息等待后面的同伴。





暴雨持續的時間不算太長,然后雨勢開始變小,路上有人陸續開始繼續前進,但是考慮到其他同伴我和雷雷決定放棄前進的想法,不然越走越遠很容易會和同伴分開。



一個多小時后等來童童和夏哥,不同的是童童身邊多了一份護花使者,一個來自韓國的猛男,童童說如果沒有韓國哥的幫助他肯定走不到這里,如此的緣分,好好珍惜哦。



途中遇到的一對來自安慰的夫妻,差不多六十多歲,用6天的時間走完ABC POON,如此的激情與愛,向往并且膜拜。



夜幕快降臨時,雨停了,太陽出來了,遠處的雪山在染成金黃色,心情也變的燦爛起來。順利結束第四天的徒步行程,開心,晚上打算買瓶啤酒犒勞下自己,順帶消滅掉我從國內帶來的麻辣牛肉干,想想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Bamboo (2335m)—Dovan(2580m)— Himalaya(2900m) — Deurali(3231m)— Machhapuchre Base Camp(3700m)總體徒步時間6小時



ABC徒步旅行第五天,也許是因為一連四天的體力超負荷透支,昨晚的覺感覺睡的特別的香,早上起床是一百個不情愿,有時候真想學學老外,慢慢的行走,慢慢的享受旅行,享受每一天的清晨、陽光以及每夜的星空,悔恨自己不是富二代官二代以及其他各種二代(除了窮二代)。匆忙起床,匆忙早餐,匆忙上路,向著ABC,前進,前進!



按隊長的原計劃,今天需到達DEURALI,然后明天直上ABC,后天開始返程,但是我卻提議今天就直上ABC,畢竟大家經過四天的徒步已經適應了節奏,雷雷嚴重附和哦我的提議,童童表示可以在隊長原計劃的基礎上在增加一段距離,最后激烈的討厭下暫定到MBC在視情況而定。



BAMBOO到DOVAN一段原本就崎嶇難行,加上昨天大雨,山路泥濘濕滑,走起來非常的吃力。更可怕的是這一段到是在山澗叢林之中而非空曠處,陽光照射不到,山間濕氣特別重,山坡下坡容易出汗,但由于濕氣重,體力排汗不易,涼氣卻很容易侵入體內,這在當時很難被注意到,但到后來卻落下了嚴重的病癥反應,包括我在內,特別是雷雷,當天晚上的反應特別強烈,著實嚇了我們一跳。



隨著海拔的漸漸升高,魚尾峰一覽無遺的呈現在眼前。



差不多一個小時十分左右,我和雷雷作為先鋒部隊到達DOVAN。說來也好笑,一行四人的隊伍,加上兩個背夫,一共6人,卻走成了三個梯隊,我是雷雷是第一梯隊,童童和韓國哥及一背夫為第二梯隊,夏哥是第三梯隊。韓國哥是昨天雨中對童童英雄救美然后今天加入的,其實大家都得出韓國哥對那誰有意思,可惜那誰誰誰……哎……



繼續出發,從DOVAN往上的一段依舊在山澗叢林里行進,盡管陽光零星的撒進來,但是山林濕氣依舊嚴重,全身濕漉,涼氣不斷浸體,身體開始出現各種不適應。



很后悔早上只是穿了T桖,走了沒多久就以完全濕透,仗著自己年輕又以為很快太陽就熱起來,結果因為涼氣不斷侵入,好在下午到達目的地時及時采取了措施,不然肯定大麻煩的。



途中遇到休息的背夫,其實我一路都不敢坐下了休息,寧愿慢走來調整呼吸,怕停下來著涼。



在這樣的山林里徒步,身上感覺是熱的,但四周卻是冰冷,畢竟這里已經越來越接近雪山,可惜年輕的雷雷沒有意識到。當然也是怪我,雷雷一直緊跟在我后面,當然我也是有意思的放慢腳步好讓雷雷跟上,但是卻不知道她跟的非常勉強,導致她體力透支的厲害,抵抗力也因此受到影響。



山坳中的HIMALAYA,當然這只是個地名,并非喜馬拉雅山。看著目標感覺信心倍增的。



當然看到歸看到,并不代表接下來的山路就簡單的,很多時候你以為目的地就在眼前卻是走了多久都未能到達,越走越泄氣,步伐也因此越來越重。



一不小心就可能掉入山澗的澎湃激流里。



看背夫的小腿,你懂的!



十點半左右我和雷雷到達HIMALAYA。



到達喜馬拉雅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衣服脫了放在陽光下曝曬,自己也光著身體也陽光下曝曬,頓時整個人就感覺暖和很多,不適的癥狀多少也得到緩解。





高海拔地區的陽光就是給力,很快衣服就干了,我和雷雷又開始生龍活虎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后等來童童和韓國哥,等夏哥到達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半,決定在此午餐,然后繼續前進。話說午餐,其實由于山下換的錢不多,隨著海拔越高物價也越貴,我每頓只點兩分白米飯,然后就著榨菜和牛肉干,然后在泡一碗紫菜湯,省到不能在省的吃法。



妹啊,這樣真的好嗎?



午餐后繼續前進,畢竟從到HIMALAYA到吃好午餐我已經休息了近兩個鐘頭,好是浪費,不然多出這兩個鐘頭以我的體力沖到ABC是小輕松的。



途中背貨上山的背夫,想想MBC一碗辛拉面賣450盧比是完全說的通的,從三下背個辛拉面到ABC要走至少2、3天,往返就是5、6天,能不貴嗎?所以我很慶幸我把中秋單位發的兩大盒月餅(供20個月餅)也背上了山,而且全部被消滅干凈,說實話放在平時月餅這玩意我是打死也不吃的,現在是沒的選擇,不吃就要餓著肚子。





HIMALAYA到DEURALI這一段路極其坑爹,加上中午后陽光曝曬氣溫極高,那個累啊喘啊熱啊汗啊。





轉角看到DEURALI,視覺我估算十分鐘就可以走到,結果是內有乾坤,無數的蜿蜒曲折直上直下,走了半個小時都沒有走到,我也因此自己跟自己較上了勁,盤算著到了DEURALI在休息,結果,那個咬牙堅持啊。



感覺是印證了魯迅先生的那句話,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多了就是路了。



遇到從ABC回撤下來的,眼睛瞪直了羨慕啊,心里已經開始幻想自己從ABC回撤到這里然后遇到一幫艱難上行的人時那種極其得意的心情了。



這已經不能稱其為路了,是危險,極度的危險。



這里已經完全不是路了,上去的話完全要考手腳并用了。





由于自己跟自己較勁一路狂奔沒有休息,雷雷被甩的不見蹤影了。



終于到達DEURALI,那個歡喜啊。



兄弟,趕緊卸下來休息一下哦。





到DEURALI的第一件就是買聽可樂犒勞下自己,知道這可樂多少錢嗎,240盧比,可叔連眼都沒眨一下,做男人就要對自己恨一點。然后20分鐘以后雷雷追了上來,雷雷追上來的時候差點哭了,問我怎么不等下她只顧自己一路狂奔了,我說我當時也是走急眼走懵了,是叔錯了,叔請你喝可樂。



大妹子啊,你一聽可樂賣叔240盧比也不要樂成這樣子吧。



休息了十分鐘后決定繼續前進,沒想到這個時候瘸腿哥竟然跟了上來,這個瘸腿哥可了不得了,十足的富二代,一口流利的英國倫敦音,未想到今天如此神勇竟然追上我和雷雷了,我想也真是天祝我也,更堅定了我今天直上ABC的決心,我請瘸腿哥幫我帶話給隊長,我和雷雷先上MBC,如果他們上到MBC沒看到我們也不用為我們擔心,說明我們直上ABC了,我們會在ABC住下等隊伍第二天上到ABC。





海拔越來越高,山里的天氣更是詭變多端,一會太陽曬在身上暖和和的,一會山澗云霧彌漫像是被扔到了冰箱里,我幾次叫雷雷穿上衣服雷雷就是不聽,我想比較小丫頭年紀很多,體質好,應該也不會出什么幺蛾子。



沿途遇到的瑪尼堆,想是一種寄托于來生的祝愿吧。





叔就是叔,看背影都那么帥,如此的氣定神閑,每年給健身房的錢果然是沒有白交。



途中遇到的冰川,已經融化的千瘡百孔了,中間是鏤空的,也算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吧。



小丫頭已經頂不住了,但是當時我卻沒有注意到,我知道自己已經放慢了腳步用足夠的時間等她,但是我以為她只是咋我的鏡頭里適當的夸張了些,根本沒有想到她的體力透支嚴重過度。



終于看到MBC了,啥都不用說的,連忙轉身招呼雷雷說MBC快到了,加油加油。



說實話,我真的是用一路小跑沖上來的,MACHHAPUCHRE BASE CAMP,不容易啊,看時間才下午四點,想是一鼓作氣沖到ABC是完全可能了。



看著雷雷一步一步走向MBC,其實都這個時候我都沒有意識到雷雷的體力出現了嚴重的問題,畢竟自己剛是跑上來的,所以雷雷落后那么多也是正常。



來時的路瞬間云霧彌漫,幾秒的時間就伸手不加五指,然后我聽到山下瘸腿哥是在叫喚,然后我呼喚瘸腿哥,然后過了半個小時瘸腿哥也不見人影,肯定是迷路了,好在這時背夫也上來了,他馬上出發去找瘸腿哥,好在有驚無險。烏云彌漫的同時開始落下小雨,考慮到童童和夏哥還沒上來,我也只好放棄直上ABC的想法。



一個小時以后云霧退去,四周的雪山完整的露出來,有一種立于世界之巔的征服感與成就感,盡管這里的海拔也只是接近4000,但在個人的內心卻感覺到無比的充實。



晚餐時間,在MBC一家GH的餐廳的墻板上貼有很多照片,想是很多人來過這里的證明吧,找一找我的照片在哪里?當然也是在這個時候知道雷雷吃不下任何東西,身體開始出現嚴重的反應,眾人不免為其擔心,但也只是干著急,又沒有任何可針對行的藥物,好在有熱水,寄希望于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起來又可以生龍活虎。



Machhapuchre Base Camp(3700m)— Annapurna Base Camp (4130m)— MBC (3700m)— Deurali— Himalaya — Dovan(2580m)總體徒步時間7小時 



盡管被很多人扣以“日出控”,但是ABC徒步的第6天,實在是沒有什么力氣與興致摸黑起床守候日出了。被他們幾個千呼萬喚很多次才從極其暖和的被窩爬出來,抬頭望去,云霧中露出的日照金山,然后特矯情的四處嚷嚷,你們幾個夠可惡的哦,這么美的日出都不叫上我,自私,極度的自私,鄙視!極度的鄙視!



當然,比起錯失的日照金山,蕾蕾的滿血復活讓我更加高興,昨天晚上還真是為她捏了一把汗,又幫不上什么忙,到底還是年輕啊,像叔這等老骨頭昨晚也是百感交集,好在經過一夜休息及時調整過來,有驚無險,開心,ABC,我來了。



考慮到MBC(海拔3700米)到ABC(4100米)是真個ABC路線中最精華的一段,時間上需要2到2個半小時,所以我決定不沖鋒再見,慢慢走,好好的享受風景,但是鏡頭里看他們幾個吃力的樣子,不免有些為之著急。



難得雷雷幫偷拍了一張,一連數天都是我在孜孜不倦的幫他們記錄整個徒步旅行,幾乎每一個經典之處都有他們的影像,而我的大多都是極不自然的擺拍。



喜歡這樣的視角,人相對于自然的渺小,當然,畫面本身也透著一種絕望,畢竟連續多日的攀登體力已接近竭力,而目標就在眼前,不論如何都要咬牙堅持,加油,加油。



雨中遇到從ABC下撤的幸福人兒,所以覺得幸福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已經領略的ABC的壯美,也是先苦后甜。然后還遇到了之前兩天遇到的來自中國安徽的一對老夫妻,動作真是神速啊,為愛走天涯,令人羨慕的愛。



放眼望去,感覺雪山就在不遠處,但是走啊走啊走啊走,走了很久很久感覺距離還是這么遠。



王者歸來的霸氣,不禁想起電影《魔戒》的幾個畫面,人立身于自然、挑戰自然的魄力。



對于生活艱辛的感悟,當然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雪域之巔的神秘,很難想象那是在海拔7、8千米之上。



今天瘸腿哥的表現非常神勇,兩個隊伍也不急于趕路,一路走走拍拍。不禁想起福建南靖田螺坑土樓的“四菜一湯”,你喜歡哪個菜?



騷包的瘸腿哥,不愧于喝過洋墨水的,連造型都拗的那么國際范。



霸氣的韓國哥,很難想象他已經40多歲了,在ABC之后還要走EBC,然后還要去調整東南亞第一高山京巴哥打魯已經非洲的乞力馬扎羅,膜拜啊!



為了慶祝勝利會師ABC,裸了裸了……



也許每一個身上都有文藝的潛質,你覺得誰的造型最文藝呢,我選介么的二胡造型,像瞎子阿炳的聰銳與淡定。



霸氣十足的瘸腿哥,當然瘸腿哥之前不叫瘸腿哥,瘸腿哥的腿也不瘸,也不太引人注意,但自從被稱為瘸腿哥以后瘸腿哥就火了。關于瘸腿哥的由來有很多個版本,這也差不多在這張照片的三個小時后回到MBC我才知道。用二姐的話說,瘸腿哥為了擺出秒殺全人類的絕美造型,終極一條,吧唧,落地時腳崴了,之后走路一瘸一拐,因此被我們戲成瘸腿哥,當然他本人是矢口否認的,不過腳崴確是發生在那個時候,可憐的瘸腿哥。



是不是會讓你想起一部電影,周星馳《殺手之王》(片面不一定對,就是有無敵風火輪的那部)里的那個鷹爪門,跳起來很霸氣卻被很輕松的一腳踹出去很遠。



瞧瞧我的創作團隊,那叫一個專業,一個男一號,一個導演,三個攝像。



瞧瞧,瞧瞧,啥叫專業,啥叫敬業,啥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介么同學,模特都走了,你還不趕緊起來啊。



ABC之上享受風景,感覺很是豪邁,人生能有幾次這樣的豪邁啊.



兩個隊伍的紀念照,可惜卻沒有我,嗚嗚,拍照拍的好又不是我的錯哦……



猜一下他們在高興個啥子?其實就只是干笑,我告訴背夫我要的構圖,然后我告訴模特笑,使勁的笑,熱情洋溢的笑,盡管沒有什么相互交流,但是畫面感覺卻很喜慶。





十一點的時候開始下山,此時已經云起霧涌,只是瞬間功夫就看不到四周雪山。其實經過幾天的徒步已經得知這里天氣的規律,早上一般晴空萬里無云,欣賞風景的最佳時間,到了中午以后開始云霧繚繞哦看不到太陽和雪山,下午一般都會下雨,時小時大但卻接連不停,準備挑戰ABC的朋友要做好防雨的準備。





與艱難上行的游人打招呼,加油加油,心里同時也生出一種強烈的得意感。



竟然遇到第一天途中見到的兩個北京朋友,緣分啊,左擁右抱那是必須的,瞧叔這人緣,杠杠的。



成熟與幼稚的區別,連奔四的叔也免不了俗了,都是雷雷給鬧的。



天氣瞬間變化,不敢多做停留趕緊下手,下手的時候發現瘸腿哥的腳崴了,下手絕對的問題,但是又沒有誰有體力背著他下去,只能靠他自己。童童同學也因為高原發生出現了極大的問題,所以大家絕對下山的時候不開分開盡量走在一起以方便照片,也因此,隊伍行進的很慢速。



當然,我和韓國哥,還是免不了時不時的一個不小心就把后面的同學甩的很遠。我埋怨雷雷說你就不該放韓國哥過來,我老感覺有條狗在后面追我,所以我就跑啊跑啊,一不小心就跑的不見蹤影了,雷雷,你要千方百計的把韓國哥堵在你后面才行哦。



還沒到DEURALI就下起雨來,坑姥姥啊。可能的瘸腿哥,好在我們分出一個背夫陪著他在后面慢慢走,不然大家只能都落湯了。



如果這是愛情,那絕對讓人羨慕,還是老外會享受生活。



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爬上來的,現在感覺下山也這么累。為了控制我的速度,我決定走在雷雷同學的后面。但是那個一不小心啊,三兩腳的功夫我又沖到前面了,走的慢太難受了。



我和韓國哥在前面競相追逐一陣后,等待來自后面的同學,可憐的瘸腿哥和介么他們,現在不知道落下多遠了。而且他們是大后天的飛機,必須在后天趕到博卡拉,GOD BLESS 瘸腿哥。



我和瘸腿哥都是重裝,不同的是即使下雨我也相機不離手,但速度上卻也不相上下。





雨越下越大,也無處可以躲雨,所以干脆也不管了。





遇到上山的隊伍,比起重裝上山,下山感覺還是輕松些,畢竟心態也不一樣。



雨越來越大,因為相機在手,一時也顧不上雷雷她們一路狂奔,結果相機還是中招了,兩天后相機正式罷工,可憐我那陪著我南征百戰的500啊!



達到HIMALAYA的時候我們休息了半個小時躲雨,等來了介么他們,問瘸腿哥呢,他說還在后面,他說不想因為自己影響大家,讓大家照著自己的速度往前走,他會慢慢跟上來,不用為他擔心。



五點多我一個趕到DOVAN,說來也巧,剛到DOVAN就下起瓢潑大雨,絕對是如利劍穿心的那種大雨,然后十分鐘后韓國哥到達,之后雷雷,童童和韓國哥也到達,兩個背夫也到了,一個小時后天已黑透,瓢潑大雨還在繼續,還不見瘸腿哥他們蹤影,很是擔心他們的安危就擺脫背夫回去接下他們,然后一直焦急的等待,四個小時以后,晚上九點多,瘸腿哥全身濕漉的咬牙堅持到了DOVAN,好樣的瘸腿哥,天降大任啊,加油。



Dovan(2580m) — Bamboo(2335m)— Sinuwa —Chomrong—Jhinu —New Brigde總體徒步時間8小時



ABC徒步的第七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感覺特別輕松,也許是因為快要回到人類社會的緣故,可以有肉吃、有酒喝,一切都顯的不慌不忙,當然也不用說,又是最后一支出發的隊伍。



每一天都會為當日的目的地發生爭執,但是在徒步臨近結束時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堅持與鋒芒,畢竟一路下山,不需要消耗太多的體力,所以目的地在CHHOMRONG與NEWBRIDGE之間小小的爭執了一番后暫定為NEWBRIDGE。



從DOVAN出發,一個小時以后到達BAMBOO,比起之前從BAMBOO到DOVAN明顯快了很多,特意在BAMBOO停留了一會,兩次不同時間的停留,心境也是完全不一樣,明顯感覺輕松很多。



當然今天對于瘸腿哥又是嚴重的挑戰,眾人也不由得為他捏把汗,傷痛依然困擾著他,只得希望老天保佑瘸腿哥了。



BAMBOO到SINUWA一段以上升為主,其實還是頗耗體力,想起之前SINUWA到BAMBOO的雨中行進的狼狽與倉促,回味徒步的樂趣。



差不多一個半小時以后到達SINUWA。



盡管一路和雷雷兩人晃晃悠悠邊走邊玩,夏哥與童童估計被甩開了很遠,但感覺我們的速度還是急行軍的味道,畢竟已經離開網絡與外界隔絕了那么多天,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牽掛,想跟家人以及朋友報個平安。





難得看到山區人民的娛樂,這個游戲跟桌球差不多,不同的是用手指彈,同樣的游戲以前在印度旅行也看到過。





遇到三個非常熱心的英國人,問我今天的目標是哪里,我說是NEWBRIDGE,然后三個老外就極其熱心的指給我NEWBRIDGE在哪里,什么樣的路線,什么樣的難度,風景如何,需要多少小時,因為是濃烈的英國腔,所以很難聽懂卻又不好佛了他們的好意,只得強顏歡笑,不過也不得不佩服這3個英國人,說實話明顯能聞到他們身上的酒氣,但卻似乎并沒有影響到他們的徒步旅行。



再次看到CHHOMRONG肥沃的土地,當然也不由得捏了把汗,要在中午之前攀爬到對面的山頭午餐。







她可能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背夫,差不多60,女性,走過Sinuwa至Chhomrong的朋友知道那一段路如何的艱難,曲折直下至山谷再曲折直上山巔,其實在很遠的對面山頭我就注意到老人在山腰一步步艱難爬升,不免有些酸楚,可能這也是生活的真意,生活的路要靠自己走,生活的難也只有自己知。







竟然還要60RP的可樂,啥也不說了,老板快給我來兩瓶,比起之前在山上和240一聽的,真是傷不起啊



趁著我和可樂的空當韓國哥竟然悄悄的爬了很遠,然后我在喝完可樂以后小宇宙爆發一鼓作氣沖了上去。



蕾蕾小朋友也終于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



無意中闖入一所學校,因為好奇,因為劉姥姥之前告訴我說這個國度最好的房子是學校,最好的車子是校車,相比之下,不得不贊同。



撇開信仰而言,很多時候,我會說,孩子是這個國家的希望,他們朝氣、活力、潛力非凡,而看著他們一天天的健康成長,就放佛是看到了這個國家的未來,一個無須負載厚重的幸福的美好的未來。



很多時候,一個人選擇了行走,不是因為欲望,也并非誘惑,或者逃避,她僅僅是想聽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其實,一個人的旅行也可以如此絕美,哪怕只是一份簡單的蛋炒飯,都透著一股讓世事絕望的震撼的美麗,那份逝去的漫漫時光。



終于到達CHHOMRONG。



難得拍張裝13照,韓國哥還跟我搗亂。



看到直升飛機的時候我們一致以為飛機是為瘸腿哥而來,畢竟這樣的山路對于受傷的瘸腿哥可謂艱難,不由得為他擔心起來以后他的腿上因為超負荷在加重。



在CHHOMRONG用完午餐開始繼續上路,看到HOT SPRING眾人著實激動起來。





每天的老慣例,一到下午就開始變陰天,下雨,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心里還是不爽。





到達JHINU的時候一場大雨沖天而降,眾人決定不在繼續前進在此休息,畢竟這里可以泡溫泉,走了那么多天也應該犒勞下自己,可是問了很多GH都說客滿根本沒有房間,無賴之下只得繼續前進。



雨越下越大,久久不見停,只得待在廊檐下躲雨,



離開JHINU的時候雨勢變小,可沒走幾步雨勢變得更加滂沱,荒郊野外根本無處躲藏,全身濕漉。





反正都濕了也顧不得啥了,迎著頭皮沖了。









到達NEWBRIDGE的時候我著實小激動了一下,看到老板在殺雞心想晚上一定要犒勞下自己,可是一問之下才知一份雞湯要2500RP,只得作罷。全身濕漉,趕緊洗澡,洗澡的時候才發現身上在剛才的雨中急行軍時鉆進了很多螞蝗,惡心惡心。四個小時以后,天已經黑透,瘸腿哥一瘸一拐的出現在我們眼前,眾人一陣歡呼雀躍,英雄啊!瘸腿哥萬歲!





New Brigde—Naya Pul 總體徒步時間4小時



ABC徒步的第8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就可以回到文明社會,有酒喝有肉吃,昨晚的覺睡的特別的好,早上起來也感覺特別的精神,遠處不知名的雪山光芒萬丈,讓心情格外的不錯。其實NEWBRIDGE地處峽谷深處的溪流旁,是個觀賞風景的絕佳處,在GH前修建有一個漂亮的長廊,長廊一側是峽谷的溪流,抬眼可以看到雪山,四周普遍鮮花,只是昨天因為雨淋影響了看風景的心情,今天卻可以一邊在長廊享受早餐一邊欣賞美麗的日照金山。



今天也不在感覺有時間上的束縛,起來的時候路邊已經又不少即將進山以及即將出生的隊伍,但卻絲毫影響不到我們,相對于前面七天的急行軍,今天不在會擔心下雨會不會下雨的困擾。



又是最后一支隊伍,就連瘸腿哥他們都先我們一個小時出發。有美女相伴的隊伍,你懂的。



相對于前面幾天,今天的山路畢竟易行,隊友的小宇宙感覺是曾幾何倍數的爆發,行進的速度特比的快,好吧,叔承認是有幾分舍,故意走到了隊伍的最后。



大山里的生活,其實每每看到他們感觸都很多,對于生活的艱辛,對于幸福,也對于生活的真意。



遠遠望去的鐵索橋,是不是兩腿已經感覺到發抖了?



酷暑的天氣把開始把隊伍拉的七零八落。



一不小心又沖到了隊伍的最前面,為的是全方位多角度為美女寫真。



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后追上了瘸腿哥,后面跟了一個專職的背夫兼保鏢。瘸腿哥的腿自兩天前受傷后又因為接連的跋涉,估計腿傷只會加重不會減輕,所以也很少配合他的毅力,全靠提著一口氣咬牙堅持,加油,瘸腿哥。



受傷后的瘸腿哥依舊霸氣不減,當然也考驗了與同伴的友誼,一路走來的這份相濡以沫,一輩子的財富。





一個半小時以后到達KYUMI。



叔是不是連走路都這么霸氣啊?不過請原諒,叔這也是擺拍,整個隊伍就叔一個人拿著相機,而且叔又是走到隊伍最前面,所以每每都會為擺拍所困擾。



其實到達KYUMI的時候叔已經熱的上氣不接下氣了。



然后等瘸腿哥到達KYUMI時,悲催的是發生了,瘸腿哥的腿被螞蝗叮的是血肉模糊,大家趕緊卷起褲子檢查,之后就一直納悶,為嘛只有瘸腿哥的腿被螞蝗叮的血肉模糊,為嘛這么熱的天還有螞蝗觸摸?



海拔越來越低,沿途也經過越來越多的布滿鮮花的村落。











接近正午,陽光越來越烈,烤的人越來越疲憊。





賣萌的小帥帥



彼岸花。











三個半小時以后到達SYAULI BAZAR。





當發現這雙醒目的眼睛來自一輛破舊的大客車時,那是一個激動啊,趕緊上車,打死也不走了。



途中遇到小帥哥,雷雷小朋友那叫一個激動啊,重色輕友,我就不點名批評了,總之太不像話了。



客車直接到達博卡拉,200盧布每位,想起之前打車從博卡啊到NAYAPUL1500盧布兩人不知道便宜多少,其實就是司機跟我要2000盧布我也不想在走了,回到文明社會的感覺真好啊,時隔八天之后,博卡拉,我又回來了。


請使用微信掃一掃
Copy©2017By飛邇旅游AllRightsReserved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